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3章:没而不朽

哒么哒么 50875

“哼,以为他们两个废物就可以救你们吗?”龙不屑。

倪月晃了晃冻僵的手,指向自己的脑袋:“殿下是明白了,如果执意要问,你应该知道你什么也得不到。”

他们要用兵将秘林四面八方的出口都堵死,到时候不管北齐人是在林子里,还是出林子,都只有死路一条……

她在老太爷面前,扯秦王这面旗时一点儿也不心虚,可面对正主,她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她的脸皮虽厚,可还没有厚到那种程度呀!

顾千城以为自己看错了,连忙揉眼睛:“殿下,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杀我?”

要知道,捧得越高摔得越狠。

“不孝的东西,我是你们长辈,要你们一条命怎么了?要不是你们不孝顺,拿到了《夷国志》不交出来,你以为我想出手。”老怪物突然收手,后退一步,狠狠地瞪向秦寂言,理直气壮的道:“我知道你吃了黄金圣果、龙凤果,快放点血出来。”

“救命,救命……”

甚至他的两位好王叔,还能倒打一耙,说他必是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大处,所以老天爷才会容不下他,降下雪崩埋了他。

“据林宇说,有七万多册。”这还只刑部的,各地并不算。

连公主都只能下嫁,那是何等身份的人家,孔家嫡次子,她就是再喜欢也高攀不。不……应该说,那样的人物她连想都都不能想……

秦寂言闹出的动静这么大,顾千城都能听到,和她同居一室的红衣妇人,又怎么可能听不到。

景炎强压心中的不忍,冷酷的道:“我不在乎你信不信,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三天后,你若不答应,我便带着火焰果出去,至于你?我不杀你,你就永远留在火城吧。反正,我不说出去,天下没有人知道你还活着。”

用过午膳没有多久,五皇子就捧了一盎参汤过来,老皇帝不愿意喝,五皇子便耐心的劝说:“父皇,寂言吉人自有天相,他绝不会有事,一定会平安回来。父皇你千万要保重身体,不然寂言回来知道你因他而病倒,一定会自责愧疚的。”

要是让人查到了,就是没事也要惹一身腥。

二夫人不知,这件事别说老太爷怕丢脸,不会大张旗鼓的查,就是顾夫人,她们的大嫂也不敢往深里查。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皇爷爷别生气,我大秦有此人才是好事。”秦寂言一动不动,一点也不紧张,好像把皇上惹生气的人不是他一样。

“得罪长生门,你们会后悔的。”倪月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将腰间的腰带解开,挥向蜂拥而上的士兵,一瞬间柔软的腰带,如同水蛇一般挥向上前的士兵。

“他们可有与宫里的人接触?”秦寂言不担心长生门有动作,他担心的是老皇帝为了把他拉下位,会与长生门接触。

他多希望,他能和唐万斤一样简单快乐,不用背负那些他背不起的责任与仇恨……

长生门一行数十人,此时只剩下十余人,其中包括四位不通武功的术数师。

“可以。”只是一个口头协定,是时事所迫才定下来的协定,大家都知道,他们谁都不会真得按协议执行,所以这个时候说什么都可以。

封大人错愕的看向秦寂言,四目相对,看到秦寂言淡漠幽深,看不出情绪的眸子,封大人背脊有些发凉。

轰隆隆的爆炸声一路响起,固若金汤的天牢在暗卫不要命的轰炸下,生生撕开了一道口子,可这也引来了京中人的注意。

封似锦想了半晌,谨慎落子,正准备端起手边的茶喝一口,就见秦寂言已落子,又轮到他下了。

圣女倪月对阵法略有研究,这也是她亲自前来的原因。

顾家人不解,虚庾庵的庵主更不解,查证无果,这事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老夫人虽然又惊又累,可发生这样的事,她是怎么也不肯在虚庾庵呆下去了,顾夫人和顾承志更是巴不得快快走,这地方他们一刻也不想多呆……

要知道,他们家主子,自从太子与太子妃双双去逝后,就没有笑得这么温暖过,就是在皇上面前,那笑也不是发自内心……秦寂言从来都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皇家的生活也不会教他放过对手,只会教他赶尽杀绝,斩草除根。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推荐魔女恩恩的微信,有喜欢她的妹子,赶紧加。

果然,顾千城的威胁起效了,太上皇握筷子的手紧了紧,“嘭”的一声,重重地将碗放在桌上,大声呵道:“你们都是死人呀,没看到封老太爷晕倒了吗?还不快把人扶起来。”

显然,太上皇已猜到封老爷子十有八九是装晕,也猜到了封老爷子的立场。

武定将状纸奉上,上面又有封家和言家施压,大理寺卿不敢不接状纸,又不敢审理此案,只得给皇上上报此事。

“快,快,有人闯军营。”被飞奔的马,吓得摔倒在地小兵,忙吹响口哨,提醒军中的人。

周王一瞬间像是苍老了数十岁,“皇上,我还有选择吗?”他本来以为,最差的情况也就像赵王一样被圈养在京城。

顾千城自己就是法医,她很清楚要把一个人伤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他毫无反击之力。

“属下这就去办。”子车压下心中的不喜,接过暗风剑,退了出去。

这些普通百姓被赵王赶出来,早就吓得不轻,现在见秦寂言走出来,一个个慌忙跪下,却哆嗦的不敢开口。

顾千城忙丢开水,抱起铜盆吐了出来,“呕……”

“我知道呢,我当时完成十五天特训后,还去京城找了你,可那个时候城门戒严,根本不让人进,我和唐万斤在外面想了许多办法也无法进城,更不知怎么和你联系,最后只得先一步去西北了。”卖好的话,顾千城也会说,反正事情都过去了,现在怎么说都行。

她看到顾国公带人来堵顾千城,便幸灾乐祸的跟了过来,本以为能看到顾千城出丑,受罚。

“祖父?”顾千梦看过去……

啪嗒,啪嗒,一颗颗的泪珠落下……

“我爹他……也不肯。”焦向笛亦是一脸愧疚。

话说出口,秦殿下不可能后悔也不会后悔,就这么冷冷地看着北齐太后,完全无视北齐太后气得冒火双眼,甚至火上添油的加了一句:“只有凤座没有龙椅,贵国皇帝要坐哪?莫不是要坐在本王下首?”

双眼红红,声音哽咽,可确实是平静了下来。可是这样的顾千城,更让秦寂言担心。

秦寂言刚开始还很平静,可随着顾千城说起林中的危险,秦寂言的脸色就阴沉了起来。

他们已经证实了,长生方中他们遍寻不到的几味药材,十有八九就落到了他们手里!

“我们知道,你要我们做什么?”有别于之前的呛声,子羊此时对老管家十分客气。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没有,我自己想不开。”见景炎过来了,顾千城收拾好自己的心情。

拼装备,拼人力,拼地理优势,他确实比不上长生门,可他手中有忠心蛊的解药。虽然不多,但长生门的人并不知晓,有这些所谓的解药在,他必能让长生门内部大乱。

秦寂言不怕了,就轮到圣后怕了。

圣后,早就妥协了,只是不甘心罢了。

“希望秦皇也能信守承诺。”灰衣人发现,自己的注意力不自觉的,随秦寂言的手指移动,忙收回眼神。

“小人会如实转告。”灰衣人脚步一顿,点头表示知晓,随即匆匆离去。

“圣上,圣上,快,保护圣上。”太监飞出去的瞬间,仍旧不忘表忠心,大喊保护秦寂言,可惜秦寂言并没有因此而感动。

管家有时候真不明白,他们家大老爷和夫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整个顾家靠着大小姐给的银子,才能勉强维持表面的风光,他们有什么资格不让大小姐从正门进来?

虽说这一飘亏大发了,甚至连船都亏没了,可没有那条火船挡在中央,他们这群人也不能活着回来。

虽说皇上没有下令,让他们把人贩子也抓了,可那是早晚的事。

“吱吱……”小雪貂见顾千城要出去,忙叫了一声。

北齐太后与摄政王纵容秦寂言出宫,不外乎就想借秦寂言“一时意气”,不带侍兵、不顾阻拦的走出皇宫,然后……

不到一个时辰,秦寂言便将十五个探子全部灭口,别说他们当中没有人发现秦寂言,就算发现了也没命回报。

“你家公子?”尾音轻轻往上调,带着一丝疑惑,似有所困扰一般,让人很想将所知全部倾倒而出,就为了给他解惑……

有了光,顾三叔这才好些。只是一想到,在侄女面前丢脸就觉得尴尬,好在顾千城体贴,并没有多提,只是与顾三叔继续往前走。

“也就你喜欢。”秦寂言对酸甜的东西,敬谢不敏。

“是,是,是,小的遵命。”顾千城瓮声瓮气的说道,见秦寂言捏上瘾一般,半天也不松开,顾千城索性倒进秦寂言的怀里,借此逃开秦寂言的大手。

枕在秦寂言的腿上,顾千城打了一个在哈欠。

昨晚“激战”了一夜,虽说上午补了眠,可白天她还顶着烈日出了一趟城,这个时候真的困了。

“真得要嫁?”顾千城泡在浴桶里,问着自己……

“言倾?我是不是要去见一面呢?”顾千城一边穿衣服,一边认真思考这个可能。

顾千城一夜好眠,用完早膳后便让下人准备礼物,她要去封家,可还未出门,就听到门房来报,二少爷回来了。

“你,你要叛乱?”单增气极,握刀的手不停的颤抖。

“北齐人勇猛擅战,名不虚传。”秦王殿下看罢,真心赞道。

“之前以为会,现在看来是我想太多了。”秦寂言大大方方的承认,换来顾千城毫不客气的嘲笑:“殿下,你真得想太多了。你答应给武毅一个机会就足够了,而机会这种东西,本就是稍纵即逝,武毅没有抓住也不能怪我。”

众大臣似乎现在才记得秦寂言还坐在龙椅上,一个个胆战心惊,面露不安,惶恐的请罪。

她想不到,除了顾夫人以外,还有谁会对孙妈妈下手?顾夫人有强烈的杀人动机,孙妈妈的死,不是顾夫人动得手,也一定是她指使的。

“有数人看到了。不过没有人知道钦差为何而来,钦差知晓殿下不在营中,没有立刻宣读圣旨,是下官旁敲侧击打听到的。”人一到大营,封似锦就算计了钦差一把,然后趁钦差不注意,偷看了圣旨。

坛中人见顾千城一行人迟迟不进来,又发出忽促的“嗬嗬……”声,这一次顾千城没有再理会她们,甚至连看都不曾看一眼。

君亦安可以肯定,只要银子送到老皇帝手里,她再求一求唐万斤就会没事了。

封似锦要去的西北就是一个麻烦地了,那里民风彪悍,军方掌控了当地势力,文官在西北几乎没有用武之地,封似锦想要有建树,必然要与当地的势力斗,与赵王的势力斗。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赵王给秦殿下留下的麻烦一点也不少,秦王几乎是要重新将这座城的次序建立起来。

赵王抢城中百姓的粮草,他们就去抢赵王的粮草,回来接济城中百姓还能落得一个好。

秦寂言笑了一声,并没有拆穿,“时辰不早,言将军让你手底下的人早点休息,别耽误明天的事。”

面对顾千城,他的自制力真得是越来越差了,也许是因为他清楚的知道,他和顾千城之间已没有什么障碍,他很快就能娶她,所以也就不再克制自己的感情。

揉了揉酸痛的双腿,景炎知道这个问题有点难办了……

“承欢,你在家好好养伤,程将军这件事我会帮你查清楚,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