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1章:桑榆暮景

哒么哒么 50875

曲耀阳想着,还是得加把劲。

“不会。我爸虽然是个利益身家高于一切的人,可是他也知道,他帮助‘摩士集团’一点好处都没有,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他不会做。”

谁知道一提起郭一凯的事曲耀阳就不大高兴,他似乎也记着从前他与裴淼心的那些旧事——这人还趁他不在的时候,在病房里私自给她买过东西吃。

“从明天开始,你重新为我做饭吧!”

可是这会儿,刑俞晴偏生外出办事,正好不在秘书室内。

她还记得先前在电话里头,夏母对她说过的话。

曲耀阳跟夏芷柔谈完从卧室里出来,正好听到这边军军又吵又闹的声音。

“嗯?”

发烧的难受和刚才剧烈的疼,都在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力气。

她扬手给了他一记巴掌,“你住嘴,曲耀阳!不许你侮辱我的工作,我是靠自己的双手吃饭,我没什么对不起你的地方!更没有什么对不住你曲家的地方!”

“没有。”夏芷柔用手背揩过眼角,“当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好,非常非常要好。即使后来陆仲一次又一次地威胁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委曲求全,也是为了在耀阳的心中保留一个完璧无瑕的自己。”

裴淼心倏然停止挣扎,睁大了眼睛。

一派西装革履的曲市长望了望她,又去望那紧闭的门扉。

“没有没有,我没有杀他……”感觉到前座里正在开车的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里投过来一丝异样的眼神。

流理台前的曲耀阳,此刻手里正拿着一只透明的玻璃杯,安静喝着杯子里的矿泉水。

他似乎抽得极是专注,脚边的空地上全部都是他弹掉的烟灰。

临上车以前裴淼心站在客栈二楼的方向远远去望下头的情形,被曲耀阳抱在怀里的夏芷柔模样憔悴到了极点。

“其实,我看得出他是喜欢你。”背靠在栏杆前抽烟的严雨西望着裴淼心的方向淡漠出声。

“知道你不是他女朋友,可你又知不知道他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还是‘宏科’的首席秘书,两人已经到谈婚论嫁的边缘了,你这样总跟他待在一块儿,不好。”

“那没义气的,说是晚上他另有安排,就他刚在大厅遇到的啥美妞,他约了美妞吃饭,所以果断跑了。”

端午三天的假期很快过去,与“y珠宝”北城新店的主管约了面试的时间,苏晓便大老远开车过来载了她去。

洛佳转头看她,副驾驶座上的裴淼心已经掏出电话,一边着急打着电话,一边转头看向洛佳,“洛佳,我们去国昌路好不好?我、我有东西落在曲家了,我想过去拿。”

“嘿!你这人怎么回事……都愣着干嘛,怎么能随便让人闯进来啊!”

……

“裴淼心,我总以为,我们可以好好谈谈。”

曲母知道一提起孩子的事情就是裴淼心的软肋,前者说的那几句话伴随着意味深长的眼神,一切都太让人捉摸不透了。

曲臣羽敛了下眉,到是什么都没有多问,又指了指旁边卖螺丝的摊子问她想不想吃。裴淼心白天陪小家伙在游乐场里可是被折腾得够呛,这会再让她拿牙签一颗一颗地去挑螺丝肉,简直比把她大卸八块还惨。

裴淼心赶忙跟在他的身旁解释,“可是那台湾来的郑总好难约,我们这边也是跟他敲了几次行程,好不容易才确定了明天。”

裴淼心放下手中的肉串去捧酒杯,眼角余光里瞥见他拿着的那只红酒,张了张唇,说:“呀,这不便宜,就配烧烤,真是可惜。”

“是的,耀阳,你也知道你爸爸他有那么多个孩子,可是他最看重的那个人就是你!”

“心心?”曲耀阳怔然。

曲耀阳从钱包里面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往驾驶座的方向丢去时,直接报了地名,“把人送到目的地以前不准停车!”

万晓柔弯唇一笑,“您这是想让您儿子听见呢,还是您那位所谓的儿媳妇?”

曲耀阳有些头痛地靠近了道:“我发现你紧张两个孩子的程度比紧张我还要多,你就不担心我半夜遭夜袭吗?”

“可是你妈可以把他送到国外。”裴淼心点醒了曲耀阳道:“就像你爸爸一样,只要离开了国内的这个环境,到了国外,子恒手里若有钱,他就可以重新开始,国内的这些舆论压力根本对在国外的他就起不了作用。他可以重新开始,只要能早点从监狱里出来。”

奶奶盯着她的眼睛望了数秒,直到确定她的模样真诚,这才仿佛舒了口气般,“还有,我才是又老又丑的那个,我的淼心这么单纯这么美好,你永远都不会变丑。”

说着说着,大抵是药效的作用,奶奶很快就睡了过去。

“我是说过要听话的,可是就这一晚不行吗?刚才伯母都没说要赶我出去,反正家里还有这么多空房间,你让一间给我不就行了么,我又不是要跟你睡,你好小气!”

活该她像个傻瓜一样,怎么还会,如此伤心?

爷爷奶奶家里过了一个开心简单的端午。

“婉婉。”爷爷一声轻唤,“你爸现在在美国的情况怎么样了,还好吧?”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天亮以前反复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距离她正常起床赶飞机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

久久等不来门里面的回应,内心焦躁到有些气急败坏的男人竟然直接用门口的电子锁按开了密码。而这密码,是前一晚离开这间屋子时,芽芽不小心说出来的。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她没再犹豫,直接挂断了电话,低头下来吃东西。

裴淼心赶忙拍了拍门板,“婉婉,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在里头?”

“等等。”裴淼心怔然,“易家不是还有一位继承人吗?易琛,他后来没跟汤蜜回公司吗?”

她总以为那年她跟他在北京,易琛搂着哭得就快背过气去的汤蜜……她以为他会决定重新回到这个有着他易家一切的城市。

“你不信?”洛佳睁大了眼睛,弹了弹手中的烟灰,“你们做设计那块的东西我不懂,但是我在这公司做公关和销售这块却已好些年,什么漂亮的珠宝我没见过,没经过我的手?可也真真的,只有你的珠宝到了手上,我才觉得,它们每一件……好像都有自己的灵魂……是我极力想要靠近,却又根本触摸不到的……灵魂。”裴淼心猛然一阵脸红。

曲母还要吵吵嚷嚷半天,可裴淼心一概视而不见。

“那我也愿意。”她笑笑凑进他怀里,“不是有你疼我么,嗯?再说了,你妈最近的精神状况也不大好,咱们做晚辈的能够多抽出一点时间陪在她的左右总归是好的。就算她现在看不到我的好,她以后总有机会明白的。”

这电梯是直达底下停车库的,他正是独自拿了钥匙去取车,那小姑娘跟几个朋友悄悄告了别后突然跟上前来,又在他身后唤了一声。

在客厅的酒柜里找到瓶之前没有喝完的伏特加,自顾自从冰箱里取了冰块过来,斟了一杯,正喝着酒时,半夜里,电话响了起来。

曲婉婉被他这么用力掷在地上,除了后脑勺,几乎全身上下都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