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有潇湘

哒么哒么-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3上架
  • 50875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章:言谈举止

哒么哒么 50875

当时我就觉得自己被人戏耍了。没好气的将那张相片扔在了窗台上的一个抽屉里面,然后拉起了被子,又继续摆好姿势准备睡觉了。

那么这既然是同一个灵魂,又为何会招来自己前世的灵魂呢?我百无聊赖的坐在咖啡厅里,一丁点儿也不想回家。周围的温度有些冷,我小口小口的嘬着口中的咖啡,浓郁的奶香盖过了咖啡的苦涩。还好这个温度能驱散我身体里面的寒气。

“我理解您现在的感受,但是现在只有我有可能让这里恢复原样,只有我可能让你老婆恢复正常,而我也不想要什么报酬,我只想要让你消除那个差评而已!”

尽管这令我十分的肉疼,但是想到今晚或许会有的恶战,我点点头表示忍了。

我虽然欲哭无泪,但是张兰兰说的也并非是没有道理可是就当我正要将百宝箱拿起来时。我却惊异的发现。原本轻如一袋奶粉重量的百宝箱,我竟然拿不起来了。

这一单用餐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我们用餐时间只有半小时时间,因此饭后,我跟小黄分开,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去了。

丹凤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幸好丹凤的客厅里挂着挂钟。通过这个挂钟让我知道了时间。

于是我又使劲的朝着丹凤喊:“丹凤,丹凤。”

张兰兰看向蓝先生,对他笑了笑,这才对我们说:“也许是一种情旧情节吧,他们只是一个灵体,所以他们说不了话,那简单的一个单音节已是他们的极限了。”

他的双眼紧闭,并没有回应我的喊叫,我不敢翻动他,不知他身体的状况,担心随意翻动他反而会造成二次伤害。

张兰兰见状不好,把她手中的木棍凌空就抛向了小女孩,正好打在了她的头上,只见小女孩踉跄了几步,那个木棍掉在了地板上,正好又把她给绊住,使她扑通一声的倒在了地板上。

我的脑海现在已经没有那么深的思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就在此时,刚才那个差点要了我的命。被张兰兰暂时的封住的怪物已经,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之内。

周围的车呼呼的开过,扬起了一阵尘土。我肚子开始饿了,恨不得马上就到一个餐馆里面先吃上东西再说。

他画得是那么的专注,并且也放弃了对对方的攻击,基本上就是一副只守不攻的样子。

可是宫弦的反应让我彻底愣住了,他不知怎么的就到了我的面前,用冰凉凉的手指摸了摸我的肚子,语气阴森森的说:“林梦啊林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既然你这么看重这个跟我的交杯酒。那为夫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我正准备闭眼睡觉,忽然手机的铃声响起在寂静的夜里:“您好,我是航空公司的乘务员。很抱歉的通知您,您的航班由于空中调配的原因,所以抱歉的通知您,您的航班在原有的时间上更改成晚了半个小时的另一个班次。”

说完话以后,沈琳就自己一个人走到了露天的平台上,然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就将木质的门给关上了。我跟张兰兰就这么被沈琳给放在家里面,沈琳也真是够放心,一点也不担心自己家里面的东西会丢一样。

宫弦无所谓的笑笑:“老婆大人开口了,自然是要满足的。那么这样吧,就罚你守护这磨盘山的安全,这里多一分安全,什么时候通过你的努力致使这里繁荣昌盛了,你的罪孽也就抵消了,那时你就可以去投胎了。”

女人从自己随身带来的包包里掏出了一袋白色的粉末,笑嘻嘻的对我说:“那你试试我这个珍珠粉吧,粉白的效果一级棒呢。”

“可,你就敷个面膜吧,真的能让你永驻青春的。”女人怏怏现在原地,沙哑的声音完全跟这个拧着眉头的面容不符合。

大陈疑惑的看着我。道:“你们老板是不是太苛刻了,一个差评都要让你们大老远的跑过来。”

我快点走出了房间,却见过道里空荡荡的,什么东西也没有。

有时望眼看过去,各种树林在月亮下投下的影子,形状也是各异,有的看着就不是一棵树的形状,待我觉得看花了眼时,再细看又变回了树的影子的模样。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梦梦,你先出去,然后把我拉出来,出去之前你先滴一滴血在手镯上,然后再把这张符握在手上,那些蠕虫就不敢靠近你了。”

陆雅突然转头看着我,“一谦要扶着我,我的脚又崴到了。能不能请你帮我拿一下我今天买的衣服?”

“送她回去,等于我们两人助纣为虐,不送她回去,如果飞天蛮在鸡鸣时分不能回到原来的身体里,张飞的太太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我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一个初中生模样的女孩子背着书包走了进来,手中就拿着那只从我们店铺里面销售出去的笔。

我将手搭在棺材上,也不知道现在自己的大脑中究竟在纠结什么东西。但是事已至此,我除了赌一把,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了。

面对这样的不确定,我不能也不敢发出声音,只能是死死地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死命的稳住自己的身形不往下看。

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深渊,我不自觉的冷笑。

我死死地瞪了宫弦一眼,没好气的一拳捶了过去:“你干嘛啊!喂了什么苦的东西到我嘴巴里,啊?你这是要害死我!”

当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抓过手机的手都带着几分颤抖。可是一想到淘宝,这个关系到我生命的东西,我还是忍着颤抖打开了手机。

我感觉到这个医生看我的眼神,就像要把我给活剥生吞了一样。旁边的护士也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都阴气深深的,我没有办法,只好看向了张兰兰。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想过在自己死去的妈妈的面前,和你一个被怀疑跟自己爸爸不清不白的人里面选择,要是你,你会相信谁呢?再就是半夜其实去学校里,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想找东西,完全就是要你买家的女儿去沾染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是晚上,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重,在家里面还点白蜡烛,这不就是要把去学校里面沾染来的阴气给生生聚在她的身体里么?”

金龙是看着沙发上的张兰兰说的,为了避免张兰兰这样的流氓行径吓到金龙,于是我连忙蹦到金龙的面前,然后指了指自己说:“不是的不是的,我才是林梦,她是我朋友。”

我正不知所措时,忽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个厉鬼虽然是死掉了,动物的死因也明白了,可是我的差评呢?谁来给我解决。

心中默念了一百声的宫弦,都没有答应的声音。不仅如此,疼痛竟然也没有如期而至。我眼睁睁的看着朱克将我拉到一边,他的手碰到的藤蔓都化成了粉末。

那个男鬼痛苦争扎,却被张兰兰贴出的符纸给禁锢了起来。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任凭张兰兰继续说道:“本来我对你们已经很网开一面了,我也不是那种正义感爆棚的圣母。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尤其是你们鬼。要是不给我抓到你们胡作非为,我也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怪就只能怪你的老婆不会选时间。出来觅食的时候正好被我给抓个正着。”

虽然张兰兰这样说,但是我还是心里没底,于是我连忙下了床,来到了张兰兰的身边,对她说:“我就呆在你的身边,这样万一再有什么情况的话,你也好第一时间发现。”

我连忙说:“我猛然想到想要去买一些我们用的用品回来备着了。因为这二天我就该那个了。”

我满肚子不理解,走到了电脑旁,抢过鼠标,打开了刚刚我们聊天的那个文档。

我看了小钰一眼,然后点开刚刚那个文档:“小钰,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现在我之所以做出这么一副惊吓过度的样子,就是要做给他们几个人看的,连他们四个大男人的脸色都很难看,若是我再没有一点儿害怕的表现,那我岂不是太过于不正常了,若是被他们察觉了我的异样,还不知道他们还敢不敢与我在一起。

好在女鬼也只是这么停留了几秒,然后就退了回去。森冷的声音从她的嘴里传出来:“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能看见我,但是我就问问你。我有那么丑吗?还能把你吓成这样。我跟你说,就凭你这姿色,比不上我活着的时候的千分之一。”

“宫弦,她是谁呀?”我的耳边又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娇笑声。眼前随之而来的又豁然开朗。

刚才仅看了一眼就将我吓了一大跳。一眼看上去还真的以为那是一个真人。现在定下心神来仔细的看,才发现那是一个人体模型。

“我们三个人都是警校的学员。尤其是大明,他从小就立志要当一名警察。可是他却有严重的晕血症,你们想想有晕血症的人怎么能担当警察的职务?”

可是张兰兰却没有跟我一起开玩笑,而是一脸严肃的说:“这里面残留着女鬼留下的咒,我在想怎么样才能将女鬼给封印。”

华先生用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有点心有余悸的说道:“每次都会变成这样,但是更加让人难以想象的是夫人今天比昨天还要妩媚动人。”

我们很想就此沦陷,呆在屋里不出去了,可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懈怠,懈怠的后果就是我的这一单差评离那死神是越来越近了。我不敢再耽误的对大妈说,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我们又与大妈客套了一会儿,这才开启了我跟张兰兰在磨盘山的探险旅程。

“大妈,我们来时在半道上看到一处木屋,我们觉得那木屋的造型挺别具的,想去那儿看一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